行业资讯

上海地区:

联系电话:0371-6666666

邮箱:365695@qq.com

联系人:李小姐

深圳地区:

联系电话:0371-6666666

邮箱:365695@qq.com

联系人:李小姐
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面对经济危机如何做一个快乐的失业族


作者:admin1 发布时间:2017-1-27 0:33:32 点击次数:


  经济不景气,企业裁员的消息频传。很多员工是到了被裁员那一天,才知道自己没有工作。失业,真的是一件令人忧愁的事吗?一些主动选择失业的人,告诉我们如何在失业时仍然活得很快乐。

  教会里的餐桌上,作家江儿和太太秀秀兴奋地和教友们分享他们昨天发现的新大陆。“我们昨天去爬山,发现了一条新的路线,真的很棒耶!有田埂、有鹭鸶,路的另一边就是山壁,”江儿边说,还边比手划脚。快乐无法假装,全写在江儿夫妇眉飞色舞的脸上。

  另一天,坐在自家阳台顶楼的“前”心理医师兼作家游干桂,悠闲地回味,自己在住家附近的山中荡秋千的经验。“我觉得自己好幸运,大家都在上班,我却可以一个人在山中荡秋千,”游干桂微笑说。他们的快乐轻松,来自于“不务正业”。

  并不是一开始就“不务正业”,只是在为薪水卖命十几年以后,他们决定为自己活。他们不是赚了万贯家财,可以宣布退休去也,也不是有计划地退出职场;他们也有家庭子女要养,也有房贷要付。只是失去全职薪水后,他们在工作、生活、兴趣中挪移出平衡点,更懂得享受不以世俗价值观计价的快乐。

  拥有两万多名订户、易达网《上班族酸甜记事报》电子报报主Mimiko,曾为了追求自己长久以来的兴趣与梦想,放弃了当时近90万元的年薪。

  Mimiko工作9年后转换到完全不同的领域,甘愿领只有从前一半的薪水;现在,她连固定薪水也没有了,选择当个在家工作的SOHO族。虽然是主动求去,但刚开始仍免不了焦虑。“没有工作,就没有收入,怎么活?”他们担心。

  没有收入,怎么活?

  如果知道薪水当中很多部分常常是被浪费掉的,就知道自己没那么容易饿死。不上班以后,交通费、应酬费、置装费,以及各种发泄工作情绪式的费用,不是全免就是可以大大减少。没钱,吃阳春面、御饭团也会饱。同样道理,衬衫并非3千元才能穿,西装也非两、三万元一套的才体面,3百元的衬衫、3千元的西装一样可以穿。

  心理医师游干桂则认为,首先要转换想法化解失业的焦虑。“如果喝酒、烦恼都试过了,问题还在那,就表示这是很烂的方法,”游干桂说。他建议,何不把失业想成是一种福气,工作了那么久,是老天要让你身体休息。追求简单而甘之如饴的这些人,初期失业的焦虑过后,发现自己其实赚到更多生活,已经卖命给工作一段时间的他们,也才真正觉得开始“为自己活”。

  Mimiko对薪水现在有另一番解读,她觉得,为什么会有人领这么高薪,是公司用来补偿那个人因工作造成的不快乐。所以,收入高,消费水平也高,有时为了发泄在职场上遭遇的不快,花钱血拼、吃大餐似乎成为最频繁便捷的解决方法。

  现在没有固定收入的她,想上哪就上哪,也不必每天关在扼杀创意的缺氧办公室。“虽然物质上很贫穷,但心灵上一直都很快乐,”Mimiko说。另一项明显的收获,就是健康情形好转。长期被工作磨耗的身躯,在自然放松下,因得到更多休息而恢复体能。像心理医师游干桂,因为健康出现警讯,才放弃全职工作。在家实践平衡工作与生活已有五年多,游干桂现在更珍惜自己与家人的健康。

  在家庭关系、个人快乐程度等方面,也获得无法以金钱购得的增长。作家江儿就是在辞去全职工作后,重行整理自己的夫妻、亲子关系,让家庭生活满意度更高。

  以旅行为终身兴趣的丘引,放弃全职工作后,更大方地追求自己的梦想,即使旅行“领不到薪水又花钱”,丘引还是高兴把它当正职。在大环境不景气、失业潮阴霾笼罩下,许多人因为失去了工作而忧愁。你愿意听听他们不汲汲于金钱快乐的故事吗?

  江儿夫妇:两段式生涯规划

  江儿夫妇两人原本都在报社上班,从江儿妻子怀孕开始,两人就曾经思考“家中多了一位陌生人”的问题。当时虽然江儿夫妇都讨论过,是否该为了这个小陌生人把工作辞掉、谁辞掉的问题,不过总没有定论。

  孩子出生后,当时在报社分别上早晚班的江儿与太太,在家中也过着交班带孩子的日子。不过那段时间,两人总在“不能出岔”的压力下交棒,夫妻间沟通多少也出问题。

  没多久,江儿在报社的职务从主编一路被降为行政编辑,才使江儿醒悟,或许这正是“上帝要他回家”的讯息。有共同信仰的夫妻两人,透过祷告,得到共识,终于决定由江儿辞去在报社的全职工作,全心在家带儿子嘓嘓。江儿回家以后,夫妻两人才发现,其实他是其中比较适合带小孩、比较有理家天分的那一方。

  “刚开始他也会郁卒,因为突然间工作没有了,”江儿的太太秀秀回忆。只是看到现在充满热情、笑容满面的江儿,实在很难想象“忧郁”的江儿长得什么样。

  “辞职后,没有钱怎么办?”这是江儿辞职以后不断问自己的问题。江儿回家后,仍零星兼些写稿的差事,不过这些兼职收入并不固定,总比不上当初满满两份的薪水。可是几年下来,江儿与太太发现,虽然收入减少,不过剩的钱和从前双薪时期差不了太多,也没有不够用的情形。

  剩下多少比较重要

  “赚多少不重要,剩多少比较重要”是这些年来江儿回家带小孩最深的体认。 夫妻俩工作已有一段时间,江儿辞职时,房贷差不多缴了大半;江儿也从不买车,因为他们计算过,即使出门都坐出租车,也会比养车便宜。理家有方的江儿,还知道什么时候上菜市场买菜比较便宜。

  虽然有时孩子也会缠着大人买新玩具,但江儿并不有求必应,反而试着让儿子了解“爸爸陪你玩更有趣”。他觉得,现代很多父母亲用金钱来满足孩子的要求,实在都是因为没时间陪小孩,才用这种速成的方式。

  “除了经济收入下降外,家庭中其它各方面都上升,”江儿说。辞职在家后,健康、夫妻间沟通、亲子关系等,都更臻圆满,是再多薪水也换不来的。

  刚辞职在家的江儿,描述自己几乎昏睡了半年,才逐渐恢复体力。这是被工作磨耗这么多年来的身躯,第一次获得自然放松与休息的机会。 儿子小时候,江儿享受被Baby完全信任的依赖;等到他长大些,江儿就时常带着儿子出门探险、串门子,有时沿路摘采瓜果叶菜,东捡西捡,到了傍晚拖着满车战利品去接妈妈下班。

  太太秀秀还记得,江儿把嘓嘓放在脚踏车前,到车站送她去上班的景象。秀秀形容“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”。有时候回到家,秀秀听到江儿与当时还不会说话的儿子在家录的录音带,“我能感受到他们真的很快乐,”秀秀也承认自己当时很羡慕江儿。

  这些年来,江儿不但鼓吹有孩子的家庭“夫妻至少一人回家”,最近他更鼓励“两段式生涯规划”的观念。他觉得,现代人应该调整“人一上班,就要到60岁才退休”的想法。他指出,大部分人在35岁以前从事的工作,往往不是最喜欢的,而35岁到45岁,应该寻找能将兴趣与工作合而为一的职业。

  他建议,年轻时好好准备,把大问题(如房贷)解决了,等到中年以后想认真经营自己的兴趣,才能游刃有余。

  江儿在回家以后,才慢慢发现自己有沟通、辅导的专长与兴趣。现在江儿在教会上班,负责家庭辅导工作。“社会其实需要像我们这样松动的人口,去修补社会上的问题,”江儿很高兴现在能发挥自己的辅导长才。

  太太秀秀也在一年多前辞去全职工作。“现在我们好像又回到刚结婚那样,想去哪就去哪,”儿子已上小学,辞职后又多出许多自己时间的秀秀满足地说。

  游干桂:从思考上转弯

  5年多前的游干桂,因为健康出现警讯,长了肿瘤,让他决定将两份全职工作都辞掉。当时的游干桂除了上午在医院担任心理医师工作外,晚间也在报社负责主编的工作。此外,不定期也有演讲、写稿等工作邀约。

  “我很想去活得像‘人'',活得更有质量、能够说出自己一天的感受,”游干桂说。他并不是完全不要工作,只是希望自己能有工作、有生活、有自我、有家人,活得更平衡。

  刚失去全职工作后,类似的焦虑症状也发生在游干桂身上。自己从以工作为主的生活,变成每天有大把时间在家,刚开始总是重心不稳。游干桂回忆,刚辞掉工作的第一个月很慌,在家没事干,到处打电话给朋友,“朋友大概都觉得我很奇怪,大家都那么忙,怎么我这么闲,”游干桂笑着说。

  “钱会不会不够用”也是必然的担心。要消灭这种焦虑,从每月可有一、二十万元收入到全靠演讲、写作等不固定收入为生的游干桂,认为要从“思考上转弯”做起。不过,当他逐渐摸索出自己生活的哲学以后,他发现“最好的投资就是节省”。他也身体力行以“更好的生活质量”化解老婆的担心,并取得信任与支持。 辞职后,显著的改变也反映在健康情况上。从前容易疲倦、经常感冒的游干桂在演讲中发现,这不只是他个人的症状,而是每一个人的症状。

  “现在很难找到因饿着而死的人,多半是因为累着,”因为健康出现警讯才休息的游干桂感慨地说道。从前游干桂是个晚睡的人,通常要磨到清晨四点才上床,醒来后又得灌一杯咖啡,才觉得自己能清醒。不过现在的游干桂可不一样,晚上约十点半就寝,早上六点起床,帮儿女弄完早点、送他们上学后,就泡壶茶,钻入自家顶楼的小花园里,弄弄花草园艺。心血来潮时,也常到住家附近去爬爬山,奢侈地享受一般人享受不到的清静。

  游干桂现在也时常带着儿女一块运动。“有健康有一切、没健康没一切”是游干桂经过这些年休养生息的深刻体会。

  丘引:工作是为了旅行

  很多人追求金钱,是因为金钱象征着财富与地位。不过对旅行作家丘引而言,金钱最大的意义,大约就是能带着她到处去旅行。

  丘引年轻时从事多年的贸易工作,为的就是能在那个还没完全开放观光的年代,有“出国考察”的机会。后来在《台湾新生报》任职主笔,虽然工作弹性,不过爱旅行的丘引当时就时常向老板请个把月的长假,“请到最后我都不好意思了,”丘引瞇着眼睛笑道。

  辞去全职工作,每个人有不同的目标与理由。丘引辞职是为了旅行。十年来就时常写作、投稿的丘引,终于把工作辞掉,现在,“旅行”似乎变成她的正职,工作赚的钱,大都也做为旅费支出。“不是我计划,而是如果真的自己很想,就会慢慢走上这条路,”正为下个月去秘鲁的旅行而密集演讲、写稿存钱的丘引说。

  觉得自己大部分的成长都透过旅行的丘引,最近还鼓励一位失业的朋友,趁这段大好机会陪家人旅行一趟,因为以往大多数的时间都给了工作,反而没时间分给比工作更重要的家人。

  丘引认为,失业没有那么悲观,反而可以趁这段时间出去旅行。她说,旅行可以很省钱,旅行也不一定要出国。最重要的是,趁旅行放空自己的脑袋,摸索自己的方向,等到找到工作以后,又可以全心投入。不过,心态转换也很重要,否则“自己不自在,去旅行也不会自在,”丘引说。就像日剧《长假》所指,工作上的不如意,是老天给我们放的一场长假。

  “想想看,自己有多久没回乡下老家了,”Mimiko说。她自己在辞去全职工作以后,有一次回台南老家,骑着脚踏车在既熟悉又陌生的街上穿梭,心中特别有感触。失业真的是一件忧愁的事吗?如果能好好安排、转换价值观来享受这段“长假”,也许你会看到从前赚再多钱也看不到的风景。

联系电话:86-371-000000 000000 000000000 00000000

图文传真:86-371-222222 客服QQ:33333333 4444444电子邮箱:00000@163.com 0000008@163.com

版权所有:上海卓越拓展培训有限公司 备案号:ICP备333221号